是谁让“加班”“偷”走了时间?
热点关注 2013-12-29 2060次

“晚上一起吃饭?”“不行啊,要加班。”“黄金周去哪里玩了?”“哪都没去,加班呢。”
这或许是千千万万上班族之间最为平常的对话,而对话的核心——“加班”却几乎成为身处现代社会的人们推掉“闲暇娱乐”、无缘“游山玩水”最为普遍、最被接受、最令人无言
以对的“绝对性”理由。

时针走至下班时间,你还滞留在办公室,真有未完的工作还是受困于职场“潜规则”?心甘情愿的留守还是被门外的堵车洪流牵绊脚步?“加班时间”完全等同于“工作时间”吗?到底是谁让“加班”“偷”走了时间?

选择“闲暇”亦或“加班”——由效益决定

“我们公司的高级经理,每天都非常忙碌,长时间的加班非常正常,晚上8、9点钟公司里还人影憧憧。”在微软工作的一位普通员工告诉记者,其实公司并没有要求员工加班,但手里的活干不完,不得不加班,“在外企,每一个人都能顶3个人用。”

“事实上在外企不可能不加班,因为分配给员工的工作量,往往会比员工能完成的稍多一点,这样让员工始终感觉到工作的压力。其实在外企真正比较累的是中层经理,他们加班最多。”IBM大中华区职业教育部高级经理屈中华表示外企一般不会强制性加班,加班主要是由两个原因造成的:一是短期项目需要加班加点做出来,二是有些人因为能力问题完不成任务。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许多处于中层收入的采访对象虽然也承认加班很累,但仍然表示是自愿加班,而年轻一些、收入相对较低的人群则表示,如果不是老板要求是绝不会主动加班的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管清友认为,员工们在8小时之外选择“闲暇”亦或“加班”——完全是由效益是决定的。“高收入人群,比如四大会计事务所,他们单位时间内的收入很高,所以他们的闲暇成本也就很高,在精力还能支撑的前提下,他们自然会选择加班。反之,如果加班带不来任何效益上的改变,就很少会有人主动加班。”

北京市统计局城调队前不久对北京市2000名城市居民工作日加班加点时间调查资料显示:在职职工工作日加班加点时间平均为52.7分钟。31到35岁的上班族工作日加班时间最长,每天人均67.4分钟。而从职业看,个体户工作日加班时间最长,每天人均118.4分钟,其次是科研人员为91.1分钟。

中华英才网职场专家表示,加班在目前已然成为了职场潜规则。一项调查显示,国家制定的8小时工作制早已名存实亡,近8成上班族不能按时下班,只有2成职场人士还拥有这一合理合法的权利。

孤独和“堵车”成全了“职场潜规则”

“一个人回家太冷清了,没意思。”今年26岁的戴悦做电视工作,他说,他们办公室的同事几乎都是单身,也几乎都不是北京人,下班回“家”就是回租的“小屋”睡觉,一般情况下没人那么早回去。

“其实我不清楚这算不算加班,因为我们通常会玩会QQ游戏、干一会活,再看看网络小说,都是穿插着进行的。”戴悦说可以肯定地是这无形中增加了在单位的时间,“但领导看见挺高兴,觉得我们工作积极性高。”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在北京工作的外地员工,如果没有建立家庭,又没活动安排时,绝大部分会选择滞留在办公室1、2个小时。

“下班时间正是堵车时间,5点到7点最堵的时候,不论是打的还是坐公交车都很不方便。”在网站工作的王先生表示,随着下班时间道路拥堵的情况日益严重,选择离开单位的时间也在顺延。

另外,王先生告诉记者,单位的中层以上领导一般都是开车上下班,交通拥堵延迟了他们下班的时间,“都在一个大屋办公,‘头’还没走,我们不好走那么早吧,所以会干一点活,加会班,当然也会打打电话、打打游戏。”

有网友在网上发帖认为,加班极具传染性。试想,应该要下班了,但同事们或正襟危坐,或忙忙碌碌,稍有点觉悟的人,怎么能袖手旁观,扬长而去?于是,要下班了,大家都耗着,谁也不愿意迈出第一步。节假日呢,干脆也去办公室度过,那怕是在那里打扑克呢,也会落得“爱班如家”的美誉。

“我刚毕业去公司上班时,6点下班时间一到,我就冲出门去,结果主管和所有同事都惊讶得看着我,没见过我这么准时下班的。”在音像制作公司上班的李小姐告诉记者,后来她发现下班后继续在公司“加班”一小时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行为准则,是一个传统。“这样的加班是没有钱的,是否在真的干活没人管,但走得早领导就会有些不高兴。”

“在日本企业加班是经常性的,社长不走,员工也不会走,这是一种潜规则,留在单位不一定就会做什么事情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管清友认为,目前中国的企业也逐渐形成这种潜规则:“很多国有单位是通过工作时间来考量员工的工作努力程度,而不是工作量,这就导致了一个普遍现象:很多本来一、两天就可以完成的工作往往要拖延1个多星期。”

事业VS家庭——开始倾斜的天平

近几年,北京蹦出了新词叫“北大荒”,意指“身在北京、大龄、荒着未嫁”的女性白领。单身的李小姐就是这个群体的一员,她在外企当高级经理,用她的话来说,就是经常忙得“脚不沾地、暗无天日”,“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和心情谈恋爱。”

而已经有了家庭的则免不了常常为“家”揪心。莫女士是天威广告媒介顾问,要经常性地加班赶项目。一次,四岁的儿子给她打电话,说:“妈妈,你再不回来,我就变成一阵风飞走了。”

在媒体工作的阮先生也遭遇过同样的心酸,幼儿园老师问儿子:“你爸爸是做什么的?”儿子回答:“我爸爸是睡觉的。”因为工作原因,他要上午睡觉,然后从下午一直工作到深夜,儿子看见的永远是他沉睡的样子。“最对不起的就是孩子,还有老婆,从来没有时间好好陪陪他们,我正在考虑换一份轻松一些的工作。”

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刘爱玉认为:“在我们这个社会,女性要获得成功,往往要付出比男性更多的努力,所以很多事业有成的女性,都在一定程度上成全了工作却牺牲了家庭幸福或感情幸福。而男性作为传统意义上的一家之主,为了整个家庭的幸福,自然也要努力打拼,不断给自己加压加码,所以现在的上班一族都不可避免地要陷入工作与家庭的矛盾之中”。

有专家发表评论认为,目前在中国,忘我工作的人一般都会受到社会的尊重和支持,在这种“过劳”为“模”的价值观支配下,一个人若想得到社会的肯定,就必须学会牺牲休息时间,拼命工作。若是你严格恪守着8小时工作制,可能会被周围的人认为“没有出息”。

职场上不能停歇的“红舞鞋”正在使作为立法的8小时工作制遭遇尴尬。

据介绍,8小时工作制是根据人的正常体能、精力制定的,是非常科学、人性化的制度。它保证了人们的身心健康。管清友博士认为合理搭配工作和休闲的时间是“工作”的最基本的要求,因此,千万不要让8小时工作制越走越远。

宜宾人才网 切换至电脑版
//人才联盟 //统计代码